第2552章 举荐

郁雨竹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请看小说网 www.qingkan.cc,最快更新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二郎猜想的没错,皇帝的确老早就给他挑好了位置,并在吏部考试成绩下来之前就和李茂约谈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位置是极好的,翰林院的翰林。

    这一次位置要得极顺,不仅李茂约没反对,连魏知等大臣都没表示反对,让提着心准备大战一场的皇帝落了空。

    李茂约没反对是因为觉得白诚好歹是进士出身,能力也差不到哪儿去,皇帝此举显然不是想让白诚将来掌权,而是为了将驸马和公主留在京城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同意了呗。

    而魏知等人没反对则是因为白二郎写过书,还是一本畅销书。

    《向铭学传记》自然不仅仅是自家的儿孙在看,大人们也悄悄收藏了一本的。

    鉴于他叙事能力还不错,放到翰林院里修书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所以皇帝私心作祟,几位老大人一想,觉得白诚也算有能力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要是没能力,就是皇帝震怒,他们也不能答应的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这是唯才是举。

    不过,白家兄弟俩都是进士,白诚既然要留京,那白直就不能再留在京城了。

    这是最基本的避嫌政策。

    白二郎前脚交了申请单,李茂约后脚就知道了,告诉下属道:“先压两天再给他,免得外面风言风语。”

    下属应下。

    李茂约便拿起今天才写好的折子进宫去,今天要讨论一下第四批的用人,位置也挺重要。

    别看一县县令只有六七品,皇帝对此是很关心的,朝中诸臣亦是。

    毕竟大晋就是由这一个个县组成的,县令被称为父母官,那就必须要选好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,每年被选到地方上的县令皇帝都会亲自面见考校,确认没问题后才许他们外放。

    尤其这次还有好几个重要的县要委派县官。

    李茂约揣着手进宫,然后就在那长长的太极殿台阶上碰见了周满。

    李茂约这段时间进宫小结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,和宫门口的侍卫以及甬道那儿当差的内侍一打听就知道。

    他们记性特别好,且因为工作很单一,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也都能记住。

    满宝自然不会去问侍卫,她是和内侍们打听的。这种小消息大家还是很愿意卖她一个好的。

    因此她知道了这四五天内李茂约都是巳时两刻和三刻之间进宫,至于出宫的时间则不定,有时候午时左右就出去了,有时候却是在宫中用饭,还在宫内小憩,一直到下午才出宫。

    这就视朝中事务多寡而定了,有时候皇帝忙没空见他时,他也会很晚才出宫。

    所以满宝不堵后面,专门堵的前面。

    她特意赶在巳时两刻前到达太极殿,刚才远远的看见那长长的台阶前便左右欣赏起风景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并没有什么风景。

    太极殿很肃穆,前面是一个超大的广场,地上是青石板,一层一层的台阶左右是从各处修建过来的过道和石桥,全是汉白玉做的。

    要说风景,那就只能算放在石阶两边的大石缸,里面栽种着一些青松和荷花等物。

    如今荷花未开,也就只有长青不败的青松了。

    满宝已经很慢很慢了,慢到路过的一些大臣都忍不住侧目看她。

    好在这儿进出的人不多,嗯,除了大朝会外,平时会来太极殿的臣子本来也不多,多是四品以上的官员。

    远远的,看到李茂约上了台阶,满宝便干脆站住等他。

    李茂约走上来,很是稀奇的看着周满,“周大人今儿怎么有空过来?”

    满宝手拢在袖子里,闻言拿出折子来扬了扬道:“禁军的牛痘都种好了,我来给陛下禀报。”

    李茂约恍然大悟,笑问:“一切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满宝点头,“还行,有些人接种时反应不太好,好在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接种的人多了,收集到的例外病例也就多了,太医署虽然紧张,但并不反感这样的病例,这说明牛痘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,或者,应该专门制定一些特别的牛痘以适应特别的病例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不是周满今天的主要目的,她之所以从萧院正手上抢了汇报的活儿是为了堵李茂约的。

    因此满宝也关心了一下李茂约的工作,“李尚书近来还在忙选官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李茂约也顺口抱怨了一句,“每年开春就我们吏部和户部最忙了,不仅要安排新晋的进士和明经,还有官员回京述职也要安排调任。”

    甚至两者是交叉在一起的,一些官员升迁了,自然就空出位置来给今年出仕的新人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今年还有急病死于任上的县官?”满宝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,“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李茂约不觉有诈,周满是太医嘛,谁都知道她喜欢特别的病例,听说现在她还时不时的去济世堂看病例呢,因此只当她是对病感兴趣,叹息道:“是桐柏县的县令,一场风寒,说是倒春寒的时候淋了一场春雨,一开始是小病,谁知道越来越重,竟没熬过去。”

    而且很快,前后就十二天的时间,从转重到病逝却只四天的时间,让他连做安排都来不及,所以县衙只能往上禀报,让吏部赶紧派官员前去,毕竟正是春耕的关键时候,县衙没有县令怎么能行?

    风寒是有可能死人的。

    满宝便也叹息一声,然后问李茂约,“李尚书定好去接替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李茂约摇头,笑道:“桐柏县是中县,要由陛下来定。”

    可他是吏部尚书,不可能没有推荐,满宝也不点明,直接笑问:“李尚书觉得白直如何?”

    李茂约忍不住脚步一顿,看向周满,“谁?”

    “白直,”满宝直接道:“我和您举荐一下白直,他的吏部考试卷子您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李茂约还来不及说话,满宝便从袖子里拿出一篇文章来,道:“不记得也没关系,您看看他平时做的文章?这是劝课农桑的,桐柏县也算是产粮大县,但我听白直说过,县内贫富相差太大,似乎富户多集中在西面,东面则很贫困。”

    李茂约本来不想接文章的,但听周满这么一说便伸手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直能说出这番话来显然是做了功课的,既如此,何不如给他一个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