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6章 在蜂巢心上扎刀

鱼不语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请看小说网 www.qingkan.cc,最快更新佔有姜西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有些事儿就是不能细琢磨,越琢磨越难不多想,本来一个月能跟荣一京见三四次面,丁叮觉得没什么,荣一京很忙,她也很忙,有时候荣一京给她发消息,她在上课,有时候他给她打电话,她在解剖室,反过来也一样,久而久之,荣一京默背了她的课表,她也习惯了不打扰,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维持着同一个节奏。

    有时候刘雨婷会大咧咧的说:“你跟你男朋友总不见面,明明同地搞得跟异地似的,这样下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吧?”

    丁叮会慰人慰己:“他是该工作的年纪,我是该学习的年纪,不务正业肯定要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类似的话,闵姜西跟她说过,荣一京也说过,丁叮觉得他们的话肯定没有错,所以牢记于心,身体力行。

    但架不住固定循环的轨道上,时不时就会有外来干扰,像是身边每天都能见面的周琪和李明科,他们从初中就是同学,高中同班,如今又如愿以偿的考入同一所大学,几人私下聊天,周琪说:“我俩准备毕业之后一起面试深大附属医院,都能进当然最好,就算进不去也没关系,深城这么多大小医院,公立私立,只要薪金待遇稳定就行,努力工作五年,手上有点积蓄就结婚……”

    聊到结婚这个话题,丁叮是不敢接茬的,荣一京说过他不会结婚,刘雨婷那时还没跟高文鹏分手,信誓旦旦的说:“我俩无所谓,我还总吓唬他,敢不敢随时去领证?他说随时,谁不去谁孙子。”

    她们都是超过四年以上的恋爱,如今信誓旦旦的人已经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丁叮晚上睡不着,无数次在想,她跟荣一京的未来在哪儿,别说结婚,四年都是很漫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饭店包间,一帮人围桌而坐,明天周六不上课,墙角地上摆着两箱啤酒,每个人手边也都有几罐啤酒,刘雨婷举杯说:“今天我们这桌含金量太高了,价值四十万起步。”

    大家跟着笑,在刘雨婷的带领下一起碰杯庆祝,丁叮的喉咙吃完喉糖再喝酒,刚开始冰冰凉凉的疼,但喝了两罐之后,奇异的麻痹了,就是不能吃菜,所以她基本没动筷,啤酒掺饮料。

    刘雨婷今晚的心情肯定不会好,虽然她未曾表现,但看她喝酒不要命的架势,丁叮和周琪都知道,她还是被高文鹏给伤着了。

    啤酒喝到喝不下,刘雨婷要了几个小瓶白酒,桌上男生也都喝high了,来者不拒,不知哪儿的规矩,说是白酒一两,啤酒一罐,啤白大家自选,丁叮也是灌了一肚子酒,实在喝不下,只好硬着头皮改白的。

    白酒入口,说甜不甜,说辣不辣,端的难喝,可能唯一的优点就是量少,一咬牙也就咽下去了,丁叮只不过没想到,白酒后劲儿这么大,她喝了能有二两,手指头就开始隐隐发麻,转头的动作也不能太快,不然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中途刘雨婷起身要去洗手间,丁叮也跟着站起来,两人一道去,进了洗手间,刘雨婷撅在隔间里干呕,丁叮从旁拍着她的背:“让你少喝点儿,等会儿回去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刘雨婷没吐出来,呕得眼眶发红,闭着双眼,眼泪无声涌出,丁叮慢半拍才发现,赶忙劝道:“欸,老刘…别哭…”

    刘雨婷哽咽出声,丁叮不知如何是好,关键是无法装作不知原因,只能小声道:“你自己也说,那种人没必要留恋,想他都是自己作践,你这么好,还愁找不到更好的?”

    刘雨婷是真喝多了,背抵着隔间的墙板蹲在地上,边哭边道:“我知道自己犯贱,但我忍不住,我分不清是恨他还是恨自己,也不知道是还爱他还是不甘心……”

    丁叮蹲在她对面,“当然是不甘心,就是块儿破布,你能自己扔,也不能让别人偷走啊,但你细想想,一块儿破布而已,你拿回来也没什么用,再扔一次都脏了手,有人不嫌脏,你就当施舍她了。”

    刘雨婷双手捂着眼,压抑着道:“我满脑子都是以前他对我的好,他以前真不是这样的,是不是我把他变成破布了?”

    丁叮拉住刘雨婷的手腕,声音虽小,却坚定的道:“别乱说,更别这么想,你脾气不好也不是无缘无故找茬,他身上就一点儿错都没有吗?你每次发脾气还不是他惹出来的,你也在尽量控制脾气,但你不喜欢他的那些,他也没改啊,难道让你无条件忍受才行?你们闹分手的时候,你先低的头,原本没多大的事儿,他非闹得天大一样,像是过不去这道坎儿,临走前还把黑锅扣你一人头上,老周说得对,他所谓的积怨已久,其实就是临时起意,有了新欢,你求他他都不愿意跟你凑合,清醒一点儿,你反省自己就够了,别给这种人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刘雨婷用力堵住呼之欲出的眼泪,咬牙忍下涌上的酸涩,半晌,她深呼吸,“跟他分开这段日子,我找过代替品,也偷偷躲进洗手间里哭,我甚至抽过自己巴掌,怎么就这么没出息,离了他能死吗?可能就是不甘心吧,都不是不甘心他以前对我有多好,而是我对他有多好,这些年我为他付出了多少,我一心想着跟他白头偕老,每天都有无数个时刻,幻想我俩的将来,办什么样的婚礼,生男孩儿还是女孩儿,起什么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流下,刘雨婷情绪已经非常稳定,“但他都没跟我打声招呼,说走就走,哪怕他能拉着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好好跟我说,说他已经不爱我了,我可以接受分手,我能放他走,我就是不想……这么多年感情,分开非得用这样的方式,一点儿体面都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老丁,你知道吗?我最近想明白一件事儿,喜欢是会消失的,其实早在我俩开闹之前,我就隐隐觉得不大对劲儿,他不想见我,一个人心里要是有你,想尽办法,天上下刀子,他都会来找你,如果他不来,别给他找任何借口,他只是不想见你而已。”